吉美彩票

                                                        来源:吉美彩票
                                                        发稿时间:2020-07-01 03:42:08

                                                        各位传媒朋友、各位香港市民:

                                                        第一,就是很有决心,看到一年的乱局是时候要停止,是有决心恢复香港的稳定。第二方面的决心当然是要保护香港绝大多数奉公守法的市民,不要被一小撮人的行为危害。这亦是显然易见的,大家只要想想由去年六月开始,身边有很多朋友,有意见他们都不敢说,有些商业组织亦不太敢和政府一起做事,因为怕会被“私了”、被人攻击,在网上又会有一些影响自己家人的行为。绝大部分香港市民在过去一段暴乱期间,其实是失去了他们应该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中央今次有决心令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能够安然享有属于他们依法的权利和自由。第三方面是要贯彻落实“一国两制”,令我刚才所说在过去二十三年我们看到的一些未能够完善化的地方能够得以改善。

                                                        它毕竟是一条全国性法律,涉及的是整个国家的安全,在进行工作中,特区的架构,包括由我担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或我们的执行机构,也需要跟中央的相关机构保持密切联络和通力合作,就此,法律上的设计是中央会指派一位国家安全顾问列席于由我担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及提供意见,而在香港会成立的一个驻港国家安全公署亦会和委员会协调,在工作层面会和我们的执行机关分享消息或互相通报。在一些极少的特定情形下,中央要保留有管辖权力;这条法律的解释权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

                                                        (一)案件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确有困难的;

                                                        第三方面当然是要有执行能力,法律亦赋予了执行机关,特别是警务处,在执行有关国家安全工作时,除了可以援引今天香港法律里处理严重罪行的权力外,亦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措施和权力,稍后保安局局长相信可以补充。它依靠的仍然是律政司按《基本法》下不受干预的检控,然后交给香港的各级法院审理。有一个概念是“指定法官”,早前我已经在某个场合跟大家解释过,这“指定法官”由行政长官来指定,法律亦让我可以征询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而且我的指定只是将这些各级法院的法官,即适合审理这些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放入一个法官名单,有案件、个案时,指定由谁去审这个个案,也是由司法机构作出。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79例(无重症病例),现有疑似病例3例。累计确诊病例1918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839例,无死亡病例。新华社北京6月30日电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30日表决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有以下情形之一的,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或者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提出,并报中央人民政府批准,由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对本法规定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

                                                        我第二点想说的是这次立法工作体现了中央对于特区的高度信任。我们今天处理的是国家安全,这条法律是一条全国性的法律,关乎是十四亿人民的福祉,当然包括七百五十万香港市民,涉及的可能是一些国际间非常错综复杂的形势;但如果大家看这条香港国安法,主体负起执行这条法律的责任的机关仍然是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除了极少数特定情形外──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有兴趣问这些特定情形—有关触犯这四类罪行的案件的工作都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相关机构来进行,包括案件的侦查是由我们的警务处和其他执法部门;案件的检控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律政司;而案件的审理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独立的司法机关。我们依靠的法律除了这条香港国安法,亦会依照本地适用的法律去做。对我本人来说,我们这次一定要将这个法律执行得好,因为中央对我们高度信任,所以我们一定要在执行方面尽我们最大努力。

                                                        最后一点,有权力、有组织架构,仍然需要有人手去做,要有经费。香港国安法保障了我们做国家安全工作的经费,所有有关经费和人员编制,经行政长官批准后,由财政司司长从一般收入帐目拨出,不受现行法律规管。

                                                        (三)出现国家安全面临重大现实威胁的情况的。图为林郑月娥(图源:大公文汇全媒体)

                                                        (二)出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无法有效执行本法的严重情况的;